鲁天平:汗洒大漠 浇灌绿洲

中国林业网 http://www.forestry.gov.cn/2018-08-22来源:中国绿色时报
【字体: 打印本页

  中国林业网8月22日讯 防风治沙、变荒漠为绿洲,则是每一个沙区林业科技工作者的夙愿。新疆林业科学院造林治沙研究所教授级高级工程师鲁天平即是如此。

  荒漠戈壁、风沙肆虐,往往意味着蛮荒、灾难甚至死亡。而防风治沙、变荒漠为绿洲,则是每一个沙区林业科技工作者的夙愿。新疆林业科学院造林治沙研究所教授级高级工程师鲁天平即是如此。

  36年,鲁天平的足迹踏遍全疆、科研成果遍布天山南北,主持和参与的科研项目填补了三北防护林体系建设中的多项技术空白,为南北疆荒漠化防治和绿洲防护林体系建设贡献了诸多智慧与汗水。

  成果遍及天山南北

  鲁天平毕业于新疆大学生物专业专科,没有闪亮的高学位,却有强烈的责任心。工作36年来,他立足荒漠化防治和绿洲防护林建设,不断攻坚克难,一路硕果累累。

  他先后主持或参与完成“塔河流域荒漠胡杨林更新复壮与恢复”“新疆生态经济型防护林建设科技成果推广示范”等10余项国家、自治区级林业攻关研究和推广项目,均达到国内领先或先进水平。

  立足新疆实施的三北防护林、退耕还林等五大林业工程建设的实际需要,鲁天平主持承担了以“绿洲外围防风固沙造林”和“生态经济型防护林建设”为主要内容的示范与推广项目,建立了以准噶尔盆地南缘、塔里木盆地以及吐哈盆地绿洲外围生态防护林体系建设为主体的6个优化模式示范区,面积达9100余亩,辐射推广面积13.25万亩,项目区造林成活率和保存率均超过92%,节水77%,荒漠化治理率达94%。

  2005年起,鲁天平参与实施了新疆塔城盆地老风口生态环境综合治理二期、三期工程,承担了“防风阻雪生态防护林体系建设关键技术研究与示范”“防风阻雪林带的优化模式”等项目的试验示范和推广,为老风口生态防护林建设提供了强有力的技术支撑。

  10年之功,老风口生态治理区形成了以乔木树种为主体框架,乔灌草结合、多层次交错、多树种相间的窄带多带式防风阻雪生态防护林体系建设技术模式,创新了天然降水径流引洪灌溉、深沟覆盖、抗旱集水保墒节水的综合配套造林关键技术,实现了水资源合理利用,摸索出一套低成本、大面积快速建设绿洲生态防护林体系的办法。

  昔日的“夺命口”,而今已是28公里、12.6万亩的绿色长廊屏障,区域内暴风雪灾害得到有效治理,道路交通得到保障,戈壁荒滩成了一片新绿洲。鲁天平创立的生态经济型防护林体系,风沙砾石戈壁集水保墒节水造林和造林地盐碱土改良关键技术模式,填补了困难立地条件下的生态防护林造林技术空白,达到了国内领先水平,属于技术首创。

  一分耕耘一分收获。36年来,鲁天平主持或参与项目获国家星火科技进步奖三等奖1项、省部级科技进步奖二等奖2项、梁希林业科技三等奖1项,获得自治区和原国家林业局勘测规划设计奖3项、国家发明专利6项。2002年,鲁天平被破格晋升为高级工程师,2003年获评全国治沙与沙产业先进科技工作者,2007年被聘为自治区农业综合开发科技专家。

  科技服务扎根基层

  1999年、2005年,鲁天平先后两次被派往阿勒泰市和塔城地区进行科技服务,帮助解决新疆3-4类地区技术人才匮乏、农业生产先进技术滞后问题。(下转2版)

身份变了,工作范围大了,鲁天平的工作也更忙了。他将为贫困区农牧民服务视为第一责任,一到任就深入各乡镇,对林业生产状况进行全面调查,掌握第一手资料,做到心中有数、思路清晰。

为了适应新疆绿洲防护林体系由生态型向经济型转化的需要,鲁天平查阅了大量技术资料,选择引进多个优良经济兼用材树种,创立了防护林体系中的深沟集水抗旱节水造林技术模式。目前,这一模式已在退耕还林工程中得到广泛应用。

  科技服务期间,鲁天平主持完成“额河流域河谷林草生态封育技术推广”“阿勒泰市防风治沙工程”“塔城地区老风口生态防风阻雪林应用技术工程科技成果转化项目”“新疆极端干旱风沙区绿洲外围防风固沙造林技术推广”等多个科研项目。

  科技服务期间,鲁天平在基层多次开展现场培训,培训农民科技骨干160余人次、林业专业人员30余人。参加文化、科技、卫生三下乡服务示范团工作,以技术咨询、科技讲座、入户指导等方式,深入托里、额敏、裕民、塔城、沙湾等5个县市、12个乡镇、25个村,行程1000多公里,完成培训人员1500人次,被访户20余户。

  一年蹲点两百余天

  林业科技是实用科学,要解决生产中的技术难题,必须深入实际、亲身实践。36年来,鲁天平始终坚守在生产第一线,平均每年在南北疆干旱荒漠区试验基地蹲点200天以上。

  试验地大多地处荒漠区较荒凉的区域,工作环境极端恶劣,常遇飞沙走石、黄尘漫卷的恶劣天气,每天工作时间长达十四五个小时。每到春天,鲁天平都要冒着刺骨的寒风、踏着融雪,告别妻儿和老母进入试验地,到了夏天还要忍受闷热和蚊虫叮咬,直到秋季试验结束才能返家。

  2009年,正在塔城老风口野外工作的鲁天平忽然接到父亲病危的消息,心急如焚地赶回乌鲁木齐,看到病榻上的父亲,他的泪水滚滚而落。然而,在家没几天,他就接到电话,有紧急任务必须赶回科研基地,犹豫再三,在家里的一再催促下,他终于离家。走后不久,鲁天平的父亲溘然长逝,正在进行防风阻雪生态防护林观测研究试验的他得知后悲痛欲绝,躲在无人处失声痛哭。

  将悲痛深埋在心底,继续埋头工作。鲁天平,有我而忘我。

  心系荒漠戈壁,三十多年如一日。这位扎根风沙区的科技专家,依然在探索前行。